驾龙Online

驾龙Online

驾龙Online

驾龙Online - 军事历史 - 初唐逍遥王在线游玩 - 028章:算扯平了

028章:算扯平了

玩家正在游玩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        被人骂,最先暴起的不是韩猛,也不是刘莽儿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是李大牛,因为韩猛愣住了,刘莽儿却是大脑还没有转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李大牛一个箭步过去,对着那青年的脸就是一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嗷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青年一声惨叫,仰面栽倒,桌子胡凳也是一阵噼里啪啦,酒水菜碗也洒了一地。

        使得与青年同桌的另外两个青年,慌乱闪躲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李大牛才气怒道:“狗辈贼厮,敢辱吾家爵爷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韩猛只是一愣神,没想到局面就变的这般,他连忙起身拉住了李大牛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此时身旁一声怒吼,刘莽儿终于反应过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韩猛那是头痛欲裂,又一把拽住刘莽儿,“冷静,都冷静,人打也打过了,我看还是赶紧闪人为妙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大牛看向韩猛,刘莽儿也看向韩猛,韩猛有些奇怪不解,难道自己说错话了吗?

        不然为何这两人如此眼神看他?

        李大牛问道:“怎么闪此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莽儿同样疑惑,抬手挠了挠脑袋。

        韩猛无语,“不是闪这个人,是我们闪人,意思就是赶紧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何要跑?”李大牛不解。

        韩猛还能说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无奈的看了看李大牛与刘莽儿,他发现这些唐人汉子的思维方式,别具一格,让他有一种无法沟通的痛苦。

        打了人不跑难道等着被抓吗?

        没看到这几人穿戴皆是不凡吗?

        而这个时候,那被打青年已经爬起来了,鼻血直流,看向韩猛三人,眼里带着的不是怨恨,而是胆怯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他的两个同伴,听到韩猛想跑,也移步门口堵着,只不过这两人也只是做做样子,一眼能够看出是强自镇定。

        得,想跑也无法麻溜的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韩猛是真心不想惹麻烦,但现在已然惹了事,那只能走一步看一步。

        刚才的胡姬,却是很平静,店内的其他客人,也同样平静,该吃就吃,该喝就喝,就如同看一场好戏。

        很显然,这种一言不合就开干的场面很常见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就使得韩猛有了胆气,看来他还是被后世那些游戏,影视剧给误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估计这个时代动点拳脚,只要不用刀兵,只要不死人,官府可能都不会管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就能够理解刚才李大牛所言,为何要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被人骂了,那骂回去,或者打回去,这不是很正常吗?

        “尔等田舍汉,竟然闹市伤人,待我报官……”被打青年一边擦着鼻血,一边色厉内荏的叫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辱骂吾等,他打你一拳,那就算扯平了,报官难道还怕了你不成?

        还有,若你口中再不干不净,不会好好说话,那我就不拉着这一位了,我想他会教你如何说话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韩猛说到最后,指了指小巨人般的刘莽儿。

        那青年与另外两位同伴,眼里都闪过一丝惧色,不敢言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就对了,既然扯平了,那我们就不奉陪了,告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就抬脚朝门口走去,见韩猛走了,李大牛与刘莽儿瞪了一眼那青年,也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    门口两个青年见韩猛走来,下意识的就让开了,韩猛心里松了口气,但表情不变,淡然的出了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汝可敢留下姓名,今日之辱来日必报!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受伤青年却是不甘心,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韩猛回头,淡淡一笑,懒得搭理,还留名讳,这种傻子才做的事情,他如何会做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不会做,李大牛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贼厮之辈,听好了,吾家爵爷乃是东峪县男,韩猛是也,不服尽管寻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大牛牛气哄哄,刘莽儿同样鼻子要朝天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韩猛却是一张脸更黑了,这傻憨玩意!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很好,韩猛,房某改日赐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受伤青年似乎为了面子,不说些狠话,没台阶。

        但韩猛听了,却是一惊,姓房?

        他娘的不会是房玄龄家的儿子吧?

        不管是不是,还是赶紧溜了再说,转身瞪了一眼李大牛两人,随后加快步子就这么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店家为何不拦着韩猛三人,索赔摔碎的碗碟,这是因为有房姓青年等人在,无需去得罪一看就不好惹的韩猛等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韩猛几个田舍汉扬长而去,房遗直很是郁闷,掏出一把铜钱丢下,捂着口鼻甩袖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他真的是斯文扫地,丢脸丢大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两个文友脸上有些尴尬之色,也连忙追随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大郎,肚子饿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莽儿跟在韩猛身后,嘟囔着。

        韩猛停了下来,转身看着两人,特别是李大牛,才郑重说道:“以后不可鲁莽,长安城藏龙卧虎,一不小心就会惹祸上身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不惧,但也是麻烦,还有,要学会服从命令,跟随我那就要听我的,在我没言语之际,就要老实待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可擅自动手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日之事,吾等本就有些不对,言语轻浪,被酸朽文人看不下去,骂几句,也能够理解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来到长安城,以后还要经常住在这里,那就不能让人认为吾等是乡野粗鄙之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立足不稳就骄妄,是活不长的,明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大牛赫然,低声回道:“大郎训诫的是,是我鲁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莽儿却道:“大郎,饿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不怕事,但也尽量不惹事,毕竟我现在根基太浅,好了,不多说了,换一家吃饭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韩猛三人换一家酒肆,吃饱喝足之后,就前往了东市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东市之中,很快找到了一家卖陶器瓷器的店家,一番寻摸,韩猛眼前一亮,找到了一种小瓷瓶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瓷瓶很小,数量也不多,只有十几个剩余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番讨价还价,韩猛买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出了店铺,韩猛就把小瓷瓶揣进了怀里,没有让李大牛两人提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这些小瓷瓶,已经被他送去了美洲货轮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要弄点稀罕玩意出来卖钱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依旧在东市转悠,很快就找到了一家卖胭脂水粉的店铺。

        韩猛微微一笑,对李大牛两人吩咐道:“你两留在门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吩咐完,韩猛就进了店。

        是的,韩猛想到了赚钱的办法,集装箱之中,有一个箱的护肤品,是美加净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已经把十几个小瓷瓶里,装上了美加净护肤霜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看看,能不能与这家最大的胭脂水粉店铺合作,不行的话,那就再想办法。

        进门之后,店堂很大,其中有七八个女子,正在挑选胭脂水粉等物,叽叽喳喳的笑语不停。

        韩猛见无人搭理他,不得不开口询问道:“谁是店铺管事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