驾龙Online

驾龙Online

驾龙Online

驾龙Online - 军事历史 - 红色莫斯科在线游玩 - 第1323章 艰难的跋涉(下)

第1323章 艰难的跋涉(下)

玩家正在游玩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        “中校先生,”就在副官准备赶着这些士兵下水时,一名老兵站了出来,对副官说道:“我们对沼泽的情况不熟悉,不能这样贸然下水,否则下去多少人,就会死多少人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刚刚四名士兵只是朝沼泽里走了二三十十米,一个不小心,就被沼泽快速地吞没了。如今蛮干的话,就算多十倍的人下去探路,恐怕也是有去无回的下场。

        考虑到这一点的副官,收起了脸上的盛气凌人,而是谦虚地向老兵请教:“你有什么好办法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兵没有立即回答副官的问题,而是捡起地上的一根树枝,用匕首削掉上面的枝叶,嘴里念叨说:“俄国到处是这种沼泽,冬天的时候,它坚硬无比,人可以从上面走过去。到了夏天,它就是个泥潭,人陷进去,越使劲往外挣扎,陷得越深,一直到自己淹没在泥潭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俄国土地上到处都是这样的沼泽,”副官有些不耐烦地对老兵说:“我如今想知道的是,我们该如何通过这片沼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兵削好了木棍之后,递给了身边一名年轻的二等兵:“汉斯,拿着这根木棍,待会儿过沼泽时能派上用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兵在众目睽睽之下,又快速地削好了一根木棍,高高地举过头顶,对周围的士兵说道:“要想安全地通过沼泽,就少不了木棍。汉斯,我们先去探路吧。”虽然副官并没有指定老兵去参与探路,但老兵还是主动承担了这项危险的任务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踏入沼泽之前,他伸手抓住了汉斯的手,同时大声地说:“在沼泽里行军,除了要使用木棍外,最好两三人一组行动,就算有人不小心陷入了沼泽,他的同伴也能及时地对他进行营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兵牵着汉斯的手向前走去,边走边嘴里还不停地叮嘱:“大家要想活命的话,就一定要注意我走过的路线,半步都不能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围的德军官兵们,看着老兵和汉斯迈步走入了沼泽,泥水快速地淹到了两人的腰部,他们每走一步都仿佛像踩在弹簧软垫上,整个身体摇摇晃晃的,感觉随时都有摔倒的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兵和汉斯走出了二十多米后,便停住了脚步。老兵回过头,冲着还站在岸上的官兵们喊道:“你们还站在那里做什么,还不快点下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老兵的喊声,一名年轻的少尉冒冒失失地跨进了沼泽,谁知他一下没站稳,身子直接扑进了泥水里。岸边的几名士兵连忙上前,七手八脚把他扶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空着手过沼泽,可不是一件明智的事情。”老兵见少尉一进沼泽就摔了一跤,连忙提醒其他人,“如果你们不想死在沼泽里,最好每人去准备一根木棍,可以在过沼泽时用来支撑你们的身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老兵这么说,站在岸上的官兵们呼啦啦地散开,四处去寻找可以支撑身体用的木棍。好在这里就是森林的边缘,各种树木和灌木比比皆是,官兵们拔出匕首,开始劈砍树枝,制作过沼泽用的木棍。

        副官等士兵们制作好了木棍,便从中挑了三根出来。一根留给自己,另外两根则交给霍特和梅林津二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官兵们制作好木棍,来到沼泽边,看到老兵和汉斯还站在沼泽里等他们,便两人一组,纷纷迈进了沼泽,朝着老兵他们所在的位置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兵的耐心非常好,他等到其中一组士兵组合来到自己身边,对他们说:“你们留在这里等其他人,我们到前面去探路了。”说完,他用手里的木棍试探着脚下,小心翼翼地朝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德军官兵们进入沼泽时,心情都是非常忐忑的,毕竟他们都亲眼看到四名士兵连呼救的机会都没有,便俄罗斯这吃人的沼泽吞没了。但沿着老兵探出来的这条路朝前走,虽然脚下很松软,但却不会陷入泥潭。

        由于过沼泽是一件非常消耗体力的事情,官兵们在沼泽里走了三百多米后,个个都累得气喘如牛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前面和老兵一起探路的汉斯,也累得有点受不了了,他试探地问:“我实在走不动了,能在这里休息一会儿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行。”老兵不假思索地回答说:“这里脚下的泥土太软,根本站不住人,不能停下休息,继续往前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又朝前走了十几米,老兵无意中一回头,发现有不少士兵组合都停在原地休息,连忙冲他们大声地喊道:“这里的泥土太软,根本站不住人,大家都不要停下,继续朝前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但是老兵喊话时已经晚了,一名早已精疲力尽的士兵,身子一歪,直接陷进了泥沼里。和他牵着手的士兵被带着陷了进去。两人泡在泥水里,过了片刻,才齐声开始呼救。

        跟在后面的士兵,连忙朝他们伸出手里的木棍,嘴里大声地喊道:“抓住木棍,快点抓住木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后陷进去的那名士兵连忙伸出双手,紧紧抓住了同伴伸出来的木棍,挣扎着从陷入的沼泽位置爬了出来。但先摔倒的那名士兵则没有这么幸运,他早已陷入了深深的泥潭之中,不见踪迹。

        官兵们历时一个小时,终于通过了这片宽阔的沼泽地。虽然有老兵和汉斯在前面探路,但依旧有三十多名士兵和军官,在沼泽丧失了自己的性命。

        霍特和梅林津两人还算幸运,在几名强壮士兵的搀扶下,顺利地通过了这片沼泽地。一向注重仪表的两位德国将军,此刻浑身是泥,毫无形象地坐在一棵倒伏的树干上,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司令官阁下,”副官走过来对霍特说道:“天已经黑下来了,我们是不是找个地方宿营休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司令官阁下,”梅林津担心霍特会命令他们连夜行军,连忙提醒对方说:“再往前走,又是一片森林,我们不知道森林里有没有沼泽,如果贸然行军的话,恐怕会遇到危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刚从沼泽里走出来的霍特,怎么可能去冒险呢。听到参谋长这么说,连忙吩咐自己的副官:“副官,命令大家就地休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当副官要离开时,他又补充一句:“俄国夏天的晚上很冷,特别是森林里更冷,让士兵们多生几堆火取暖,别冻病了,明天还有很远的路要走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司令官阁下,”听到霍特命令部下生活取暖,梅林津惊恐地说:“我们在这里生火,会不会把附近的俄国人招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吧,我的参谋长。”霍特此刻早已想明白,就算有追兵,也会被刚刚通过这片沼泽所阻挡。俄国人就算再勇敢,也不敢在夜间通过陌生的沼泽地带,因此他才会放心大胆地命令士兵在森林里升起篝火。“俄国人如果要追赶我们的话,恐怕早就追上了。我看,是索科夫手里的兵力不足,他为了全力对付我们的主力,抽不出兵力来追击我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为了搞清楚外面的情况如何,霍特命令通讯兵打开了电台,和曼斯坦因取得联系。

        通讯兵刚打开了电台,就接到了来自曼斯坦因司令部的呼叫,他连忙向霍特报告说:“司令官阁下,曼斯坦因元帅在呼叫我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能和他通话吗?”霍特起身走到通讯兵的身后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如今所在的位置,是有效通话区域,完全可以用无线通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要和曼斯坦因元帅讲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司令官阁下,”梅林津见霍特要和曼斯坦因直接通话,连忙出来劝阻他:“这样会暴露我们所在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参谋长,我们如今是要想尽一切办法,尽快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。”霍特不悦地说道:“就算俄国人监听了我们的通话,他们要想赶过来,时间上也来不及。没等他们赶到,说不定我们已经和接应的部队会师,安全地返回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霍特如此说,梅林津闭嘴不言了,为了尽快脱离险境,的确有必要冒冒险。如今自己这帮人在森林里,就算俄国人监听到自己所在的位置,要赶到这里,恐怕也要等到明天下午,到时自己说不定已经到达了安全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元帅阁下,”霍特很快就和曼斯坦因开始通话:“我是霍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上帝,霍特将军,你还活着。”虽然用报话机进行无线通话的效果不好,但当曼斯坦因听到霍特那熟悉的声音从耳机里传出时,还是暗松了一口气:“你如今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知道,我和我的人已经完全迷路了。”霍特朝四周看了看,由于天色已晚,只能看到隐隐约约的树木轮廓,“我们应该在奥博扬西南方向的森林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曼斯坦因见霍特无法说出自己准确的位置,便叫过一名通讯参谋,问道:“你们有办法锁定霍特将军电台的位置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以的,元帅同志。”通讯参谋连忙回答说:“只要他始终和您保持通话状态,我可以在三个小时内,锁定他的具体位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虽说三个小时有点太久,但曼斯坦因明白,以如今的通讯技术,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锁定霍特的具体位置,还是算非常神速了。他冲通讯参谋摆摆手,示意对方立即着手进行此事,尽快找到霍特的位置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不让霍特关机,失去定位的机会,曼斯坦因还特意叮嘱霍特:“霍特将军,告诉你的通讯兵,任何时候都不要关闭电台,否则我派去接应你们的人,就无法找到你们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明白,元帅阁下。”霍特向曼斯坦因表示感谢后,想起自己凶多吉少的装甲集团军,便试探地问:“我想问问,我的部队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根据最新的报告,你的装甲集团军已经有两个装甲师和三个步兵师,成功地返回了别尔哥罗德,其中就包括赫尔莱因将军的大德意志师。”曼斯坦因惋惜地说:“部队虽然撤回了别尔哥罗德,但他们在撤退中,因为遭到了索科夫部队的攻击,损失了大量的兵员和几乎全部的技术装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曼斯坦因这么说,霍特的心如坠冰窖,如果真的丢失了几乎全部的技术装备,那自己的装甲集团军,就变成了普通的步兵集团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元帅阁下,”霍特很快就和曼斯坦因开始通话:“我是霍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上帝,霍特将军,你还活着。”虽然用报话机进行无线通话的效果不好,但当曼斯坦因听到霍特那熟悉的声音从耳机里传出时,还是暗松了一口气:“你如今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知道,我和我的人已经完全迷路了。”霍特朝四周看了看,由于天色已晚,只能看到隐隐约约的树木轮廓,“我们应该在奥博扬西南方向的森林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曼斯坦因见霍特无法说出自己准确的位置,便叫过一名通讯参谋,问道:“你们有办法锁定霍特将军电台的位置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以的,元帅同志。”通讯参谋连忙回答说:“只要他始终和您保持通话状态,我可以在三个小时内,锁定他的具体位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虽说三个小时有点太久,但曼斯坦因明白,以如今的通讯技术,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锁定霍特的具体位置,还是算非常神速了。他冲通讯参谋摆摆手,示意对方立即着手进行此事,尽快找到霍特的位置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游戏的最新资料片将会优先更新在app上,请访问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shu5。cc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下载继续无广告免费游玩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不让霍特关机,失去定位的机会,曼斯坦因还特意叮嘱霍特:“霍特将军,告诉你的通讯兵,任何时候都不要关闭电台,否则我派去接应你们的人,就无法找到你们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明白,元帅阁下。”霍特向曼斯坦因表示感谢后,想起自己凶多吉少的装甲集团军,便试探地问:“我想问问,我的部队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根据最新的报告,你的装甲集团军已经有两个装甲师和三个步兵师,成功地返回了别尔哥罗德,其中就包括赫尔莱因将军的大德意志师。”曼斯坦因惋惜地说:“部队虽然撤回了别尔哥罗德,但他们在撤退中,因为遭到了索科夫部队得攻击,损失了大量的兵员和几乎全部的技术装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曼斯坦因这么说,霍特的心如坠冰窖,如果真的丢失了几乎全部的技术装备,那自己的装甲集团军,就变成了普通的步兵集团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