驾龙Online

驾龙Online

驾龙Online

驾龙Online - 军事历史 - 初唐逍遥王在线游玩 - 034章:池鱼之殃

034章:池鱼之殃

玩家正在游玩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        长安城崇义坊内,宇文府。

        崇义坊靠近万年县衙所在的宣阳坊,距离东市与皇城都不远,而且是大坊,所住也都是权贵门阀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不仅仅宇文府高门大院,亭台楼阁,其余一家家的也是。

        宇文府并不是宇文士及这一支的府邸,而是关陇集团开创者之首的宇文泰嫡支遗脉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嫡支余者不多,前隋遭遇大清洗,使得这左右几个朝代的宇文世家,元气大伤,到了现在更是没了昔日辉煌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宇文士及也属于宇文世家,并且由于宇文士及的战功,成为了现在宇文世家的话事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只不过现在宇文世家不在长安,而是外任蒲州刺史,所以,长安城这里话事权落在了其长子宇文禅师手里。

        长孙冲失踪,与之一起的还有宇文世[3q中文    www.xbshu.cn]家的子弟,宇文杰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不是宇文士及这一支,但毕竟也是宇文世家的子弟,也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长孙无忌都暂时没什么动作,宇文世家当然也不会率先跳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管怎么说,现在关陇集团是以长孙无忌为首。

        洛阳长孙氏实力现在最强,其他的都已经逐渐势微,辉煌不再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宇文禅师所想与其父不一样,他认为关陇集团的领袖,应当属于宇文世家,而不是外戚长孙家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得不说,宇文禅师的眼光还是有的,更是看得远。

        由于长孙无忌是外戚,皇后是他妹妹,太子是他外甥,这种人领导关陇集团,怎么可能会跟皇权博弈?

        那最终的结果会是什么,就可想而知了,一步步退让之下,皇权最终肯定会把门阀世家彻底打翻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在长孙冲宇文杰等人失踪之后,长孙无忌无所行动之际。

        宇文禅师就安排一死士,虚射一箭刺杀侯君集,想激发长孙无忌与山东士族矛盾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好侯君集这个新贵能够给长孙无忌以重击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斗个两败俱伤才好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事不遂人愿,侯君集与长孙无忌都不是傻子,就这么无声无息了,就连皇上也如同不知道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,宇文府内一书房之中,宇文禅师很平静的坐着,其对面所坐之人,是黄门侍郎崔干。

        崔干原名崔民干,讳李世民所以成了崔干,是现在博陵崔氏于长安的话事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两人能够坐到一起,其实并不奇怪,虽然一个是关陇集团,一个是山东士族,但各方势力博弈是大局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局之下各有所需,也不可能铁板一块,其实,本质都是为了各自利益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管是关陇集团,还是山东士族,又或者江南文士,其实都是为了各自的利益需求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三方势力之中,现在是五姓七望最盛,而博陵崔氏当为首。

        只不过现在崔干也有危机感了,与宇文禅师一样,也是长孙无忌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年李世民下令申国公高士廉、黄门侍郎韦挺、礼部侍郎令狐德棻、中书侍郎岑文本等人重修《氏族志》。

        同样身为黄门侍郎的崔干,就察觉到了皇上的意思,就是利用氏族志削弱五姓七望的民间声望。

        搞不好原本排名第一等的博陵崔氏,就会不知道被拍到什么位置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长孙氏必然会凌驾于博陵崔氏之上,身为博陵崔氏在长安的话事人,崔干难以接受这种局面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家族荣誉,他必须做点什么,打压长孙无忌这一支的势力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不仅仅是他博陵崔氏一族的想法,而是五姓七望都支持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何打压长孙无忌?

        这一点崔干与宇文禅师不谋而合,那就是削弱外戚之助力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好长孙皇后所出的三个儿子,都不能承继皇位,所以他们支持蜀王李恪。

        之所以是李恪,就是因为李恪的血统太特殊,或者说太高贵。

        扶植李恪上位,对五姓七望,各方势力,都是最有利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长孙冲的失踪,对于宇文禅师与崔干来说,这是喜事,直接死掉才好,不然,多出长乐公主这一层关系,长孙家下一代还是得宠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长孙皇后病重,那就是第二喜,要是直接病死,最好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出了个小神医韩猛,不仅仅救治了长孙皇后,还治疗太子腿疾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药到病除的神医,在宇文禅师与崔干的眼里,那是不适合继续活着的,不然下一次长孙皇后或者太子生病,还是会被治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事情办完,那韩猛的尸体如何处理,是否交待了手下?”

        宇文禅师一边说,一边端起案几上热气腾腾的茶,说完,喝了一口,一脸的轻松。

        崔干淡笑,道:“直接丢房府门口,有何用意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。”宇文禅师轻笑,“故弄玄虚而已,反正也没人相信会是房家报复杀人,只不过是乱人耳目。

        抛尸荒野汝不觉得是浪费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也是,一举两得,怪只怪这韩猛出现的不是时候,唉!可怨不得我们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崔干大笑,但说到最后,叹了口气,语气有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,心有不忍?”宇文禅师诧异询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非也,就是可惜了如此医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宇文禅师点头赞同,“是啊!可惜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两人一脸惋惜之色,但却并无任何的不忍,说来说去,还是韩猛无足轻重尔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人就算有些奇妙医术,但杀了也就杀了,谁又能真正的会为其查找幕后凶手?

        就连长孙冲这些人失踪,不也是无从查起,又能怎样?

        最终必然也是不了了之,顶多各方势力博弈之下,长孙无忌占点便宜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渭河以北五十多里,阳光下,小河畔,青烟袅袅,茶香四溢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把皮座椅,一个小茶几,韩猛很惬意的晒着太阳,而刘莽儿则是直接坐草地上,高度正好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家伙如果坐凳子,茶几就嫌矮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韩猛给刘莽儿准备个大不锈钢杯子,同样泡了茶,但刘莽儿似乎喝不惯。

        简易炉子里,木材噼里啪啦的燃烧,炉子上此时是一口大锅,锅盖盖的很严实,蒸汽从锅盖边缘喷出。

        浓浓的肉香,弥漫在四周,使得刘莽儿流着口水,盯着那亮闪闪的大锅,就等着韩猛一声令下开吃。

        韩猛这一顿,是拿出了货轮厨房冷库里面的牛肉,还有土豆,加上各种齐全的佐料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想而知,这一锅土豆炖牛肉,冒出来的香味有多么诱惑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别说是以吃为先的刘莽儿,就是韩猛自己都有些忍不住,不过这东西必须多炖煮一番才好吃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就在这个时候,一队人马从远处狂奔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韩猛忍不住皱了皱眉头,这个时候出现这么多路人,万一被人看到这些从货轮拿过来的东西,不知道会不会惹来麻烦?

        希望这些人急着赶路,不会下了大路管道。